Index Ranking Category Complete BookList Special UserCP Author
Chinese Novel > 玄幻 > 唐诗剑法 > 第4章 金波旬花

唐诗剑法 第4章 金波旬花

Author: 东北信风 Category: 玄幻 Updata:2020-05-23 11:17:27 Source:纵横中文

许蓝川现在只学了神照经的入门,内力比普通的习武之人强一点,趁此机会,他向丁典请教进一步的练习方法。丁典本就有意传授,所以便即刻教他。按着丁典教的方法,许蓝川继续修炼神照经的功夫。要不咋说打坐入定呢,修炼内功是个身心全部投入的过程,神照经对心境的要求很高,心无旁骛和杂念才能进步更快。丁典说他练了十几年才大成,一来是神功有难度;二来则是他经历的意外,使他本人的心静不下来,耽误修炼。修炼直到傍晚,许蓝川身体内的经脉已有质的变化。之前断掉的经脉频频发麻,琵琶骨附近也有这种感觉,这是在神照功的催动下,身体内部的自我修复。这是一个缓慢而有效的过程,虽然慢,但好过没有。如果不是琵琶骨被穿,许蓝川用不了几天就能练到第二重,那时候体质会比普通人强上许多。就在这个时候,许蓝川前后遭到重击,犹如拿一块冰按在鼻梁后面,胸口一阵恶心,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许蓝川知道,那五个人到了。可怕的是,神照经初成的他听力惊人,可却察觉不到这五个人接近,到真正攻击来的时候才发觉。可见这些才是江湖上的高手,尽管早有防备,许蓝川还是受伤了,要不是还有乌蚕衣防护,肯定死了。这也证明这五个人把他误认为是丁典了,以为这种攻击对他没有大碍。“呵......你们找我丁某有何——指教?”许蓝川勉强开口。这五人是血刀老祖的弟子,全是僧人。为首的一个上前说道:“哼,丁典,废话少说,今天要不快把连城诀......咦.....你、你不是......”忽然之间,他背上中了一拳,哇的吐了一口血。他旁边的也步他的后尘。到了第三个僧人的时候,被他躲开,但随后胸口也中了一掌,退到墙上。剩下的两个反应过来,高的那个就是宝象,手快,救走一个受伤的。但剩下那个虽然也快,但有些傻,救人的同时还反击丁典。后者和他对了两掌,他就上头了,摇摇晃晃想跑,最后还是死了。“走了一个,后患无穷啊。”丁典说,“高个子的叫做宝象,他武功在这五人中属于中游,可却比其他四人心狠手辣,以后你出去碰见可要小心。”“哥,他还救走了一个。”丁典冷笑:“中了我一拳,他那个师弟也是活不了几天了。这就是神照经的威力,日后你学有所成,每次出手便胸有成竹。只要内力不强于你的,想要他死,他就不能活。”就在这时,许蓝川血气上涌至胸口,一个没忍住,喷出一口鲜血。丁典马上给他推宫过血,用神照功治疗,第二天许蓝川的伤势就痊愈了。此后两年的时间里,许蓝川刻苦修炼神照经,在丁典的帮助下已经练到第三重,闲暇时间还请教点穴的功夫。许蓝川估计那天快要来了,这两年的时间里,他都在盘算着出狱后的计划。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既然我来了,我就要改变命运!银河侍者在虚空中关注着,看到许蓝川内心的变化,他很满意。接着,他消失在虚空中,去管理银河中的事务去了,只留下这方小世界,任其发展。“不,不......不!”丁典望着囚窗外面,全身都在颤抖,他痛苦地大喊:“你怎么可以......你怎么会死了?我不信!我不信!”“丁大哥......”许蓝川建议他今晚溜出去看一下情况,丁典立马吼道:“闭嘴!”他的这吼声夹着内力,如今已经练到神照经第七重的丁典,已经是绝世高手,内力非同小可,震得许蓝川血气翻涌。丁典罕见地对他发火,上一次还是许蓝川半年前练武功练岔道的时候。然后这一天一夜,丁典没有再和许蓝川说过话,犹如当年狄云刚入狱的日子。第二天午饭后,估计丁典的火气没那么厉害了,许蓝川小声说:“丁大哥,既然你这么担心,今晚我们还是出去看一眼吧?”丁典呼出一口粗气,瞪着他怒道:“你懂什么?”得,得,我不懂,你今晚别出去啊。许蓝川讪讪不说话,只顾吃饭。晚上睡到半夜,没睡着的许蓝川被丁典摇晃,他凑近过来:“狄兄弟......狄兄弟,醒醒......醒醒......”许蓝川含糊地应了一声,接下来便是大型真香现场。丁典说:“咱们出去瞧瞧吧?”“这么晚了......去哪里啊?”许蓝川装糊涂,心里却很明白:花两年的时间制订的计划,今晚就是开头,万事开头难,只要今晚顺利,接下来占据主动的就是我。可是丁典这呆子和凌霜华那个傻姑娘正好够一担,自己怎么挑起来还是个难题。“小声点,兄弟,跟我来。”丁典伸手抓住铁栅栏,轻松往两边拉开,两条铁栏被拉弯,很容易就从空隙出去了。许蓝川紧跟其后。好家伙,明明被穿了琵琶骨,丁典跟个没事人一样使出轻功越过矮墙,许蓝川勉强跟着过去。但到了高墙之下,他就无能为力了,丁典也明白许蓝川绝对跳不上墙头,自己托着他上去也勉强。只见丁典用脊背抵住高墙,哼了一声,粉尘簌簌落下,不到二十个呼吸,墙上就出现了一个洞口。丁典用内功之间在墙上开了个洞,外面就是寻常的街巷。丁典对城内的街巷十分熟悉,一路领着许蓝川左拐右拐,到了一家铁铺。神功在手,面对紧闭的店门,他轻松震断门闩,里面的铁匠纷纷惊醒。“把铁链凿开。”有人刚点起蜡烛,丁典就开口了。“这位爷,我们已经歇店了,要不等明儿早,小人赶紧给爷干活?”铁匠见闯进来的两条汉子披头散发,还被铁链穿了琵琶骨,不是牢里的江洋大盗是谁?所以想法推到天明,不然私放重犯,可是受牵连。丁典二话不说,随手拿起旁边手指粗的铁条,来回折了几下,一声响后,铁条断为两截。“你的脖子比它还硬的话,我就依你等到天明。”几个铁匠不停地哆嗦,平时他们要剪断刚才的铁条,说什么也要耗上半柱香的时间,丁典刷刷几下就折断了,危急关头,哪还顾得上其他?铁匠们熟练地去生火、拉风箱,半个时辰后,丁典和许蓝川身上的铁链被凿开。几年的负重忽然没了,许蓝川反而不适应,身子一下轻了很多,走了两步差点没掌握好平衡。几个铁匠满头大汗,希望这两个煞星赶紧走,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丁典正要走的时候,许蓝川趁机顺走了一把剪刀。不出所料,凌霜华不在她的闺房里,凌府内的丫鬟也不见一个。丁典的心乱了,不再有几年来的平静,发了疯似的跑到正厅后面。眼前是白幔包围的灵堂,丁典像块石头站在那里,没有进去。夜风吹过,白幔飘起,此时若搭配恐怖片专有的配乐,许蓝川马上调头就跑。当然,他也跑不了多远,府里没奴仆的原因是凌退思带人在埋伏。“狄云兄弟,”丁典冷不防出声,许蓝川差点跳起来。“你进去看看。”要不是气氛不允许,要不是他武功高强,许蓝川真想揍他一顿。你的相好你不去看,叫我去不合适吧?万一凌退思那老狐狸埋伏刀斧手在周围怎么办?也是,有丁典在,就算有埋伏也不怕。“好。”许蓝川走进灵堂,一口乌黑的棺材,台上的牌位写着:“爱女凌霜华之灵位”就在这时候,一道电流掠过许蓝川的脑海,那是他看过的一篇科普短文。他没来得及回想内容就意识到,有一件事可能要打乱他的计划了。他懵了;他纠结了;他左右为难:计划里没有这个!她确实死了呢?那些字......对!那些字不是一两天就能刻完的!背后一阵风,丁典已经掠过许蓝川的身旁,不能再纠结了!飞起一脚,许蓝川把丁典踢飞,后者砸到旁边的椅子上,椅子烂了。要是平时,丁典不可能中这一脚,现在爱人的棺木在眼前,心绪混乱;再者许蓝川又是他信得过的人,所以没防备他。灵堂内点着很多只白蜡烛,烛光中,丁典一双牛眼瞪着许蓝川,好像是他杀死了凌姑娘一样。噗啦——动作都没看清,许蓝川就被丁典隔空一掌击飞,也摔烂了两把椅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