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Ranking Category Complete BookList Special UserCP Author
Chinese Novel > 都市现言 > 翻天之美人计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结局

翻天之美人计 第二百一十五章 结局

Author: 刘小刀 Category: 都市现言 Updata:2020-03-06 18:13:09 Source:起点

最快更新翻天之美人计最新章节!

贺兰勤在山上一跃而下,虽然没死却受了重伤,被救回庆城后修养了好长一段时间,身体上的伤终于好了,却发现精湛的琴技莫名其妙丢了。

双手完好无损,却好像给什么人调换了一般,完全找不回当初的感觉,拨弄起琴弦来简直不忍卒听。

王契找了御医来看,御医看不出所以然,推测要么是坠崖伤到了头部,要么就是心病,难医。王契也以为,是因为死了鹰绰,他心里的苦楚无法排遣,便作用到心里最得意的琴技上。但是后来二人重逢,依然没有恢复。

贺兰勤:“身为女子,说话可以稍稍婉转一些,即便你我已经很熟悉,这么当众说出来还是不啻在我伤口上撒盐。”

鹰绰帮他倒了一杯酒,微笑道:“你在陛下书房弹琴时,他还逃吗?”

何来嘻嘻笑着:“姐姐,虽然鹰族回不去了,但是你放心,等我大权在握,我定然封你个大大的女官当当!”

鹰绰不置可否:“为了挤跑贺兰勤,他们都接受公主上朝了,可见有多排斥外人。”

贺兰勤:“这也不一定,对于女子,男人们很难真正重视,敌人也一样。”

感受到四道不怎么友善的目光,贺兰勤补充道:“那些庸人便是这样,我当然不是了。但是他们这种想法利用一下未尝不可。”

何来眨巴着眼睛:“你这意思是,让姐姐做官,你日后吃软饭?”

贺兰勤重重点头:“正是。”

鹰绰嘴角抽抽,孟宁低头喝酒,他突然发现,何来居然十分了解贺兰勤,这让他很有压力……

鹰绰:“你们想的真远。”

半月后,何来终于走马上任,随百官入朝。初来乍到也没安排什么具体职务,但可以就一些事情发表下见解。她也算有自知之明,听得多,说的少。偶尔有人问到她头上,孟相或交好的臣子也会给个眼色提点,加上她毕竟来自现代社会,该受的教育一点没少,大事总有清晰的判断。一来二去,到给王氏臣子们不少惊喜,私下里没少感慨“天降惑星”这种话。

她是臣子们选出来对抗贺兰勤的,为难她的少,捧她的多,很多人巴不得她志得意满目空一切直接挑衅贺兰勤,所以这上朝的日子过得一点也不憋闷,除了起床比较困难,还挺享受的。

趁此时关系和睦,何来提议给鹰绰安排了个职务。贺兰勤做过挂名的城卫将军,觉得那地方不错,十分清闲,便属意让鹰绰去了那里。鹰绰上任第一天,便碰到了熟人,何来山寨的小弟大壮和树皮,他二人本该在城外军营,不知何时调到了城中,且二人恰好在鹰绰手下。

何来入朝是上层博弈的结果,下面这些人未必能体会上层的深意,对于女子还是免不了一些偏见,嘴里不干不净的恰好给大壮二人听到,二人自知好汉架不住人多,不敢硬拼,只好暗暗提醒鹰绰,要她小心应付。

之前贺兰勤是如何做事的,这些人犹有印象,觉得鹰绰也该如此。上任第一日,人虽然到齐了,却站没站相,打算嘻嘻哈哈打算过去。鹰绰微笑不语,看着隐隐为首的那几个人,看了许久,直到他们的痞笑僵在脸上。

“你们当知道,我初来乍到,正缺只鸡来杀了立威。”

几人脸色大变,回头一看,自己这边十来个兄弟,她还真敢都打趴下不成!壮起胆子道:“大人,知道您也是中州试头名,但私下打斗同擂台上是不一样的!”这意思就是,私斗无所顾忌,谁胜谁负不一定!

鹰绰伸出食指勾了勾:“有多少上多少,这第一次权当打个招呼,本将军一概不计。”

行,有这话放在前头,他们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十多个人顷刻分散开来,各自守好一方,他们一起当差多年,配合十分默契,不用说话就知道彼此什么打算。为首的一个一句“得罪了”,几人同时出手。

大壮和树皮被勒令远远站着,防止被误伤。一开始还有些担心,犹豫着要不要找人来帮忙,但鹰绰一动,他们就打消了这个想法。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他们也在军中狠狠操练了许久,算不上行家却多少能看出些门道。

鹰绰下手很有分寸,这些人还要留着做事呢,都伤的起不来谁去街上巡视?没断胳膊断腿,不过几个胳膊脱臼的,还有一口牙给松动了说话漏风的,剩下几个都是见势不妙,火速退后投降,但依然免不了挂了点彩。

“今后老老实实听话,今日之事,不会传出去半分!”

十多个大男人围攻一个女人,还给人揍的毫无还手之力,说到哪里也不是什么光彩事。鹰绰若是答应给他们保密,算是十分给面子了,众人虽还没有彻底心服口服,心里那口气也算顺当了。

鹰绰又补充:“之前我带的人也不多,多则几百,少则几十,兵贵精不贵多,所以你们人虽少了些,我也不会嫌弃,若是有心,我还可以教导你们几招。好了,没什么其他事,先去做事!”

树皮和大壮一面偷着乐,一面听出了鹰绰话里的重点,这是可以教他们功夫的意思吗?二人对视一眼,当日的巡视结束后找到鹰绰面前,认认真真行了礼:“将军,您现在有空吗,可否指点我二人一二?”

即使不看何来的面子,鹰绰也不会把说出去的话收回去,当即应允,随便教了他们几招叫他们回去先练着,日后随时可以讨教。

半月后,因几句口角,二人同其他人发生些争执,实在也是那些人见他二人抱鹰绰大腿抱的起劲,让他们十分看不惯,有心找茬。二人对上三五人动起手来,居然也没有很落了下风,对方也着实狠吃了些亏。鹰绰赶来制止,双方均受了罚,但旁观的那些人却不淡定了。在鹰绰来之前,那两个小子可是老实本分的很,这才“拜师”没几日,就这般“嚣张”了,谁给了他们胆子!

几人暗自商量了些,第二日就有几人尾随大壮二人,跟着去“拜师”了。

何来的小厅再次摆满一桌好菜,此时却只有三人,贺兰勤,何来,还有孟宁。

何来举杯对着贺兰勤:“这些日子没少给你们添乱,我先自罚三杯。”

众臣拉着何来上朝本就是对付贺兰勤的,一旦打听出哪些是他的主张,能掣肘的一定竭力而为,且这种事都推着何来出头。

贺兰勤乐呵呵笑了:“若不是为了你,我何必多嘴多舌,你确实该好好谢谢我。”

所以那些被驳斥的提议,是他故意卖出去给人驳的。

何来笑着,先干为敬。

贺兰勤:“我把脸面豁出去给你踩,你是不是也该投桃报李?”

“你说。”

“给鹰绰换个职务吧,当初让她做这城卫将军是图个清闲,如今日常巡视也就罢了,下职之后还被一群蠢材拖着指点,忙的都见不到人了。”

何来:“不是只有十几个人吗,这些人本事大了,姐姐脸上也有光啊。”

孟宁终于找到插嘴的机会:“不止,巡城卫其他队伍的人听说了,也混在里面跟着学,见她不赶人,不藏私,跟着来求指点的越来越多,其他城卫将军已经有人不满了,不过碍着公主府的面子,暂时不好开口罢了。”

何来:“姐姐这么霸气的吗?”

贺兰勤:“我都半个月摸不到人影了,想见一面只能摸黑爬窗户。”

何来:“你好歹也是皇上身边有身份的人,说话能讲究点不?”

贺兰勤:“你有驸马陪着,站着说话不腰疼。”

孟宁脸红,咳嗽一声道:“要么给鹰首领换个职务,既然她喜欢指点军士们武艺,不如去军营操练新军?”

何来:“你善良一点好不好,新军禁得住她折腾吗!”

贺兰勤:“军营在城外,不是更见不到人了,你同我有仇吗?”

孟宁:“……”

这样的日子受不了了,贺兰勤在宫中待的心不在焉,终于让迟钝的王契也察觉了。

“要不朕把鹰姑娘也调进宫中吧。”

贺兰勤摇头:“我一个人在这里他们已经那么多废话,再添一个怕是要吓死他们了,以为贺兰家和鹰族要联手谋夺你王家。”

王契:“可是,你们……”

贺兰勤:“不急,待你这里诸事平定,我就可以放心的回家看看了。”

王契一听就急了:“我皇位还没坐稳,你不能走!”

贺兰勤:“我是探亲,又没说不回来。”

王契:“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三月后,贺兰勤终于在百官激动如送瘟神般的目光中,坐着马车离开了庆城,同行的还有城卫将军鹰绰。二人这些日子也结交了些熟人,送行之人着实不少。除了跟着鹰绰习武的含了几分真心,送贺兰勤的那些大都是要亲眼确认他确实离开,而不是使了什么金蝉脱壳之计继续祸害他们。

还好,宫中传出消息,他确实不在了。

何来的地位并没有什么变动,因为贺兰勤还会回来的,她此时正该大放异彩吸引王契的注意力,让他明白自家人更靠得住。是以一众朝臣对何来更加恭敬,她随便说个什么都交口称赞,唯恐不能烘托出她的高明。那众星捧月的架势,王契看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此时的庆城之外,十多辆马车在几十人的护卫中轻快前行。后面装载的都是王契准备的礼品和路上要用的帐篷食物,只有最前面那一辆里坐了人。鹰绰原本是骑着马的,出城没多久就请进车中“议事”。

除了车夫,这辆马车两侧并没有护卫随行。

贺兰勤体弱多年,最是知道如何让自己最大程度的舒适。身子逐渐大好之后,这个习惯并没有改,所以这从外面看平平无奇的马车,里面布置的极其舒适,里面的人可坐可卧,睡一路都可。

里面的两个人确实在商议着什么。

“我不想见你家的人,同他们住驿站吧。”鹰绰道。马车里面的靠背放倒,铺着厚厚的软垫,躺在上面马车的颠簸简直同摇篮一般。鹰绰原本不想公然同他太过亲近,奈何试了一下,确实比骑马舒服太多。想想路程还很长,罢了。

贺兰勤十分君子的靠在另一边,两人中间的空隙足以再躺一个人。“给点面子,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我陪你扫墓祭拜。”

“二叔已经同我在书信中道歉了,你大人大量不要同他计较。”

“我一贯心胸狭窄,记仇得很。”

“二弟怕是也会记仇。万一将来做了族长还记仇怎生是好,难办啊。”贺兰勤斜觑着她,谁都有过错,抵消了呗。

“你去把族长之位要回来吧,你开口他们肯定给。”低头,门都没有。

“不行,做了族长哪里还有自由,我是要陪你走遍天下的。”

“我没想走遍天下……”

“我想。”

“……你还要帮王契。”

“他不重要,你有想去的地方可以先陪你。只要王钧不作妖,孟覃靠得住。”

“去北方吧,鹰宓长老还有些遗物,取回来给何来和族长。”

“不行,我不想见到马骋。”

“为什么?”

“那张脸见了就想动手。”

“为什么,马骋也不难看,嗯,挺好看的。”鹰绰点点头,肯定自己的判断。

“……反正不能去!”

马车一路向北,车轮带起一路草叶,沿着蜿蜒的山路慢慢消失在尽头。身后巍峨的城墙在朝阳下渐渐清晰,褪去夜幕下的灰暗,显出了几许明快的青蓝。

(本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