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 Ranking Category Complete BookList Special UserCP Author
Chinese Novel > 都市现言 > 传奇爱恋恋恋不舍 > 第256章:大结局!

传奇爱恋恋恋不舍 第256章:大结局!

Author: 风.小小 Category: 都市现言 Updata:2020-03-06 18:12:48 Source:起点

最快更新传奇爱恋恋恋不舍最新章节!

嘴里一陈狂笑,那一颗伤的体无完肤的心,早已生硬的发黑,他表情中透着阴森邪气:“我带着前世的眷恋,生生世世相伴的誓言,寻你千百度,辗转尘世间,飘渺的红尘不曾改变你昔日的容颜,却改变了你不识郎君的心。这浩瀚的人世,何来公平?小小,等待是一生最长的苍老,这一生,我在苍老的守望里,走过了漫长的等待,我再也不要等待下去了,从此我要牢牢抓住你,抓紧你,不让你在这茫茫人海中走丢了,无论人世还是地府,无论生或死,我都决定,再也不松手。”

“可是,恩公,她还是走了,而你,不要再执迷不悟,苦了自己。她走了,或许还是会如从前一般,决绝而去,而你的徒劳,只会牵引你走向万劫不复。”

“胡说,你胡说。”他怒吼了起来,又垂下一双泪目:“是啊,我终敌不过这天规地律,即让人相见,又为何要分离?”

他说着,慢慢转忧而怒,喷火的目光,在面庞生起一副誓死的决绝。

“可那又如何,这命运不公,我就和命运斗到底。”

狐玖儿吓坏了:“切切不可,这样,千年修为毁于一旦不说,怕是犯下滔天罪行,恩公从此就再无翻身之日了。”

“我不管,我管不了了,这凄凄长河,我再也等不下去了,这离别的苦楚我也再承受不了了。若没有了小小,我要这千年万年的修为又有何用?干有一副万般本事的身躯,却无能为力救回自己的女人,你说,这修为要他做甚?”说罢,他急湍成一陈黑烟,盘旋而出,疾行而去。

“恩公恩公.......”狐玖儿急急追叫着。

........

前方烟雾轻笼,奈何桥畔,遥远的铃声轻颤,在天边渺茫的响起,再沉落.......。

“奈何桥了”孙梦低语,不觉行了这么久,耳旁是亡魂不舍昼夜的歌声,让她恍然间惊觉,自己原来也已是亡魂了。

停下脚步,眼神中不舍,回头望去,一地纠结。不愿去想,不忍再望,就让记忆的小舟搁浅吧,苍海一栗,此刻,大风大浪已是过眼云烟。

“行路远踏,渴了,喝碗汤吧。”抬头望见,奈何桥上,孟婆悠悠端起汤碗,对着那些或木然、平静,或狰狞、恐惧,也或半推半就,颤颤微微的人一一劝道。

她缓步向前,传说喝了孟婆汤,便会忘记一切恩恩怨怨,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她神情呆立于孟婆的面前,孟婆虽年岁苍老,声音却洪亮如钟:喝吧,喝下你就没有忧伤烦恼了,喝了,快快赶路去吧。

她正想要接过那一碗神汤,却听得一陈急促的吼叫声远远传来:“你这个疯婆子,妖言惑众,看我不拆了你的摊子,砸了你的仙台,掀了你的仙钵。”

话音未落,只见得那排排摆放于仙台的仙钵,碎落在地。

那孟婆急了:“哪来的疯子,在这发狂捣乱,来呀,快快给我抓起来。”

顿时,一陈打斗,众人惊慌四逃,一片狼藉之处,那孟婆的汤摊前早已破败不堪。

孙梦仔细望去,这一瞧心里头发起了颤,如同遭受了雷轰电掣一般,惊呆住了,才发现那眼前狂人竟是白墨,她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茫然失措的,如了木雕人。她焦虑的很,心里明白,白墨这样的狂怒,不计后果,一切都是因为她而起,可他这样的鲁莽,定要犯了大忌,承受起大责罚。

果然,只瞬间,天色骤然大变,墨黑色的浓云呼黑黑一片,低低挤压着地面,沉沉地,仿佛随时要坠落下来,叫人怯怯生起满身颤抖。又一道亮光盘旋而出,那八卦大网越旋转越大,呼啸淡漠地形成一缕飓风,凌厉地天空穿行,待那一束光亮越来越强烈,又突然在众人的惊呼下,突地就笼罩在了白墨的头顶。孙梦看的胆战心惊,满脸的泪痕,神情柔弱无助的早已战栗不稳。就在一道亮光牢牢即将要将他困住之时,他突地一个飞扑,来到了孙梦的身边,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将她推了出去。

待眼前的视线突然开阔,一片光亮明晃晃的刺眼,她才瞧的仔细,眼前出现的,竟是黑和白的时间界限,她在阴阳交界之处,硬是被白墨推回了阳界。

可是另一处,那束光的威力,早已叫白墨的双手紧捏起了自己的脑袋,他分明痛苦的很,一副面庞扭曲到狰狞,咆哮声声,在本就无限阴森黑潮的地府,巨大的声波冲击的大地都在剧烈的抖动,一声声沉闷般的魔啸,发出着末日一般的撕吼,每一处的角落,都忽闪着骇人的血芒。

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声响,咆哮,如天雷一般爆发扩散开来,那样的一副面孔,如了滚滚翻腾的血河,他矗立一片阴森的炼狱中,顽强成雕像,倔强如城堡,只任再多的苦痛,如狂风一般面前呼啸而过,他仍然一脸傲视.....。

孙梦急了,眼见那一束光的银芒,刀子般的直从头顶而插下,又如了无形的光绳,正旋转着束缚紧他,她吓坏了,慌乱中只知大叫:“不要,不要伤害他,白墨,白墨......。”

只是又一道金光闪现,终于,无论白墨如何挣脱,却再也无力苦挣扎了。

他笑了,泪在脸上划过,和她对视了过来:“这汤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什么磐石真的不能移,小小,世上最残酷的事是等待,那等待,太空长寂寞了........。”

她泪如雨下,是啊,他在漫长的等待里,早已身心俱焚。这种苦苦的等等,何尝不是一种煎熬,望着面前束缚的动弹不得的白墨,他自知他定难逃大责罚了。

若不能长久相依偎,生命的不息只会叫人放不下舍不下,她愿意用灰飞烟灭,来换取他一个免受责罚,她知道,千年的情爱摧残,他等待的太苦了,若还要叫他受起责难,这于他不老不死的生命里,岂不是只能痛苦悠长,再也无人能暖。孙梦这样想着,不停地对着天空磕起了头:“请佛祖饶过他吧,求佛祖放过他吧,如果可以,我换他,责罚我吧,我才是事件的起因,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啊.......。

魂魄落处,芬芳尽,再多的风尘,光阴中掠夺,终将寥寥无几,都是弹指一瞬间,缘聚缘散,连疲惫的影子都铺满了风霜。人生的一场场,一个又一个轮回,都会欢笑散场,遗落下满地过往,虽总有些无处安放的依恋,但在无可奈何里,要学着放手。

她乞求用自己的生命,哪怕灰霾一般的灵魂都消失不见,她也要来换取他的无罪,放手让自己舍下一切。

她一遍又一遍,声声泣血,她一遍又一遍,头在地面磕出了一片血污.......。

但天空空灵的声音响起,还是凉了她的身体,碎了她的心。

“白墨,你坏了天规,这阴朝地府有多少亡魂会因为你的过失,而带着记忆去投胎生往,你迷失在自己的执迷不悟里,却叫他人不得善终,让人要延续着前世余恨与今世相叠,真是不可饶恕。你可知这神汤的真正意义?我佛陀当年宣说八万四千万法门,要教诲众生善缘,都是为了还原清净本来面目。可不得众生悟法,却也不忍众生辛苦,才在这奈何桥边支起了这茶汤,喝了这碗汤,前世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将一笔勾销,也让人好生的有个来世。你修为多年,不能悟个明白,却在这撒起了野来,是何道理?”

说着,八卦大网收紧拢来,最后围在了白墨身上。孙梦见了,连忙向他冲去,却无论如何,也冲不过那面前的屏障。怎样的撕叫求饶,也只能看着他一脸茫然,痛苦哀泣。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白墨,一切法为治一切心,心静自消。法无定法,凡事都依赖于因缘福德,众生无量劫来,被物所转,都是心外见法,不知自性。本来无一物,万法了不可得,妄执心外有法,也就成邪知邪见。你就做那万花丛中的曼珠沙华去吧,待他日明心见性,也就自证圣智,觉相清净了。”那佛祖的话语响起,逐渐随着声音慢慢褪去,天空中仍声音悠扬回荡,直至消失不见,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但在孙梦的心里,那话语却如了一把利器,叫她无力的瘫坐于地。

随着话音落罢,只见白墨瞬间化作了一颗曼珠沙华,向着那艳丽一片的曼珠沙华群,慢慢飘去....。

孙梦惊慌失措,那甚是艳丽广阔无边的花海,像极了一张张倾盆大口,将白墨淹没在了里头,让她再也无法寻见。她失声痛哭,一声声白墨唤的凄惨,却再也不知道哪一朵是他?又哪一朵摇摆都像是他的样子,她在崩溃里几近晕厥.......。

.......

一晃眼的功夫,2年过去了,这日夜的长河里,孙梦靠着回忆度日,眼前浮现的是他初次带她来这青伊山的情景,脑海里浮现的是和他蜀国相遇的样子,一遍遍的回放,一次次的回味。

她在青伊山居住了下来,延续着他生前的日常,仿似只有这样,她才能将心里的那些思念安放寄托。

她种了许多的曼珠沙华,漫山遍野,她喜欢被曼珠沙华包围的感觉,就像爱的怀抱,他的气息,如此,才是鼓励着她一直等候的勇气和执着。

像是等一个人,又像是这个人一直就在身边,她常常喃喃自语,也常常门前静坐,对着那一大片曼珠沙华诉说衷肠。

花开的那么艳丽,却也叫人时常心中难有美好,前世那些不可磨灭的记忆,以及眼前再也寻不出看不见的人,总是寂寞摇曳里,风声是她的低泣,天空没有云彩,山寂静的,如了那心头时常冒起的黄泉路,落寞幽黑,亦如亡魂的叹息,哭泣,无奈,留恋和失去,一切,成了这心头最糟心的声音,是她心里头的冰冷。

她时常曼珠沙华群中寻找,自语,渴望那其中的一颗,给她回应,她还是心碎了,无力了,有一种痛,是你分明知道他在眼前,却又抓不住,寻不着,而他不能言不能语的无奈,也一定如她一样,心碎了一地吧。

孙威也于不久后,让兰儿带着小可爱来魏国了。

“小姐,给小可爱取个名吧,小可爱两岁多了,还没个名呢。”这天,云映和兰儿说。

“取名?”望着面前的小人儿,圆嘟嘟一脸小肉,笑起来简直是白墨的模子,她泣泣而出声,这个可怜的孩儿,还是如了他哥哥一样,她孙梦,总是欠他们一个圆满的家,欠他们一个父亲。

“就叫白子儒吧,从前他的父亲总是性子烈些,我希望这孩子能柔和一点,也好.....也好不要像他的父亲一般,少吃些苦头。”

“这名字好,有寓意,也好听,小可爱一定很喜欢。”兰儿道,向着小可爱望去。她话儿一落下,云映又问:“小姐,可是决定好了?从此,真要在这山上寂寞一生了?”

她点点头:“我决定了,和小可爱一起在这,等候他的父亲。”她自信满满,坚信等待里的回家,一如出着远门的郎君,终有一日会回来的。

“一会你们也早早下山吧。”她指了指云层:“这天又要变了,你们回去晚了,怕是山路难走了。”

“走吧,走吧,你们不要再担心我,跟着我了,回去曹府吧。”她起身催促道,并赶了起来。

待云映和兰儿不舍离去,她望着无边无际的山峦,眼前一片红色曼珠沙华,她笑出了一脸泪水,俯身问身旁的孩儿:“娘亲给你取个小名,叫盼盼如何?”

小可爱听了,顿拍起一双小手:“娘亲,孩儿喜欢这个小名,盼盼真好听,真好听。”

她欣慰一脸,这“盼盼”二字,是她心头的盼望盼念,是支撑起她无尽思念里的守候。她要习惯孤独,因为那些等候无限绵长,她却又是不孤独的,因为有了小可爱,也因为有个人总在心中陪着自己,一起温暖着这世上或冷或苦的日子,用情用爱浇灌着受伤的心田,即使灵魂不息,生命不止又有何?这世上的一切,总是会以一种方式与你存在,就像了这漫山遍野的曼珠沙华,他和她日日对视,又何曾走远离开过。

“娘亲,爹爹呢?兰儿姨娘说,爹爹打仗去了,孩儿许久没有见着爹爹和娘亲了,这下好了,孩儿终于见着娘亲了,可爹爹怎么还不回来呢?孩儿想他了。”小可爱嘟囔起一张小嘴,孙梦见了,手指向面前。

“你瞧,爹爹就在面前呀,他呀,可是每天都看到小盼盼呢,等小盼盼再长大些,再长大些,或许,爹爹就回来了。”

小可爱一听,欢快地跳着叫着,如了山头的鸟儿,扑腾的一脸兴奋。

是啊,再等等,或许她就能等到自己的盼见,哪怕待到白发苍苍,她也坚信,终有一日,他定会如了凯旋归来的战士,一如从前里头城门内外的遇见,还可继续着生命的美好。何况,他从来就不曾离开过。

每天,她曼珠沙华群中流连,习惯了就这样与他一起,看这山头的日出日落,坐在这山头,数岁月星辰......。

她不害怕等待,因为等待里有不熄止的心生不灭,万物流转,佛说,每个人的命运都早有安排,一切皆缘,她和他的缘份,才刚刚开始......。

眼前浮现的,脑海流过的,未来要遇见的,似梦似醒,不觉嘴里喃喃而出:

等待的红尘

浮华灿烂炫目

生活痛苦而美艳

这凄凄长河

多想脱了红尘的扰

多少伤离别

生命

虔诚而温柔

沧桑年年有痕

刻在眼角

褶藏着岁月

彼岸烟波流转

繁华三千

在凡夫俗子间

放不下

舍不下

佛说

苍生难渡

不记得前世是否有约

不然搜索记忆的所有

心却如拂晓时笼在河面的浓雾

多想所有的喜乐伤悲不再会伤肺腑

奈何桥边长长的等待或许已自知今生因果的苦

即便心灰意冷般绝决是否也是为了来生再从头开始

生死轮回或者可以忘了不能磨灭的记忆

或者可以结一段未曾了结的尘缘

彼岸

传说那里有岁月熔炼的安宁

也传说日日随流水

行到水穷处就该是坐看云起时

回首时终于明了

时间渐渐从掌心泛化开来

却连一丝丝的涟漪也没有

心如止水

生命如曲调般悠扬

而我早看尽尘世的风雨喜乐和悲伤

忘川河边奈何桥上那个摆渡的人

他说走吧

不用再等

该来的会来

不该来的还在路上

今世的因

来世结果定有相遇时

人生

是场有规律的阴差阳错

千百年的轮回千百次的沧桑

这几世的苦我苦苦等不来一个完美的今生

待到日暮西下时才明白

无数个今生种下的因

总在造就无数个今生的果

开心也罢却总有痛苦来伴随

放下吧舍下吧

生命有太多不能承受的重

就让我在莲花池中种下一朵莲花

以一颗佛心抚育它长大

终有盼时

乘莲花宝座去往那个叫净土的地方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荷花下

梦里水乡

有风吹过

有云飘过

霓裳飞扬

浮叶落花一般从眼前流过

熔炼的安宁

路过的风景

爱过的人与遗憾过的往事

红尘相遇的每一个人

这一生

谢谢你陪我走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